端木緋封炎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664舞陽 (1/3)

端木緋封炎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

/

天泠

    封炎一手高舉一把黑色的火銃,火銃口對準上方的夜空射出一槍,朗聲喊道:“不降者,殺無赦。”

    六個字擲地有聲,明明只是一個人的聲音,卻帶著一種奇特的穿透力,銳利凜然,讓整條街道為之一靜。

    周圍其他的大盛士兵也緊跟著齊聲喊了起來:“不降者,殺無赦。”

    “不降者,殺無赦。”

    簡簡單單的六個字喊得一聲比一聲響亮,數千道聲音整齊地重疊在一起,仿佛連周圍冰冷的空氣都隨之顫動起來。

    眼看越來越多的同袍一個個都死于大盛軍的手中,那些南懷殘兵早就士氣低迷,此刻心防徹底地崩潰了!

    “咣當!咣當!咣當……”

    長刀落地的聲音此起彼伏地響起,越來越多的南懷殘兵卑微地屈下雙膝,如喪家之犬般跪在血流成河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眼看越來越多的同袍一個個都死于大盛軍的手中,那些南懷殘兵早就士氣低迷,此刻心防正處于崩潰的邊緣。

    “咣當。”

    某個南懷士兵第一個放下了手里的長刀,身子一矮,渾身發抖地試圖跪下去。

    “投降者,死!”一個南懷將士直接揮刀捅進了那南懷士兵的腹中,當長刀拔出時,熾熱的鮮血自那士兵的傷口中急速噴涌出來,噴濺在那南懷將士的臉上,讓他的臉龐看來猙獰可怕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記震耳的火銃發射聲響起,宛如一道閃電劈開夜空。

    下一瞬,那個滿臉鮮血的南懷將士眉心就多了一個血窟窿,鮮血涌出,再也分不清到底是誰的血。

    “咣當。”他手上的血刃掉落在地,跟著身子也倒了下去,如同一座大山轟然倒塌了,再無聲息。

    這一刻,那些南懷士兵的心防也隨之徹底倒塌了,粉碎了,崩潰了。

    周圍好幾個南懷士兵都放下兵刃,跪了下來。

    就如同幾顆石子墜入湖面,在湖面上蕩起了無數的漣漪,一圈圈地向四周擴散著,越來越多的南懷殘兵卑微地屈下雙膝,如喪家之犬般跪在血流成河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咣當!咣當!咣當……”

    長刀落地的聲音此起彼伏地響起,大部分活著的南懷士兵都跪在了尸海中,匍匐在地。

    銀如霜的月光自夜空傾瀉下來,給這大越城平添了幾分清冷,而那些活著的南懷人心更冷。

    這場戰爭的結果已經毫無懸念了!

    他們大懷輸了,他們即將是無國無家的亡國奴!

    相反地,那些大盛軍一個個士氣更為高昂,兵分幾路,如同那洶涌的江水一點點地朝各個方向分流,分成一支小隊去清理都城中其他的南懷兵,主力部隊則跟隨在封炎身后浩浩蕩蕩地往南懷王宮逼進。

    一路上,但凡南懷士兵有抵抗者,皆殺無赦。

    夜愈來愈深,天氣也愈來愈冷。

    王宮入口,兩面繡有雄獅的旗幟在夜風中被吹得獵獵作響。

    南懷王就站在王宮的入口處,身后數十個文武大臣形容惶惶地站在那里,王宮大門兩邊是手持刀槍的南懷禁衛軍,一個個都沒有了精神氣。

    他們都知道他們眼前只有兩條路了,要么死,要么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南懷王,接下來,就看他們的王到底如何選擇了。

    南懷王忽然動了,緩緩地往前走著,一步又一步,步履是那么沉重,走出了王宮,目光落在策馬而來的封炎身上,心臟仿佛被一只無形的手捏在了掌心。

    他真希望這不過是一個噩夢,下一刻,他就可以從噩夢中醒來。

    南懷王仰頭一瞬也不瞬地看著封炎率領大盛軍越來越近,那隆隆的馬蹄聲一下又一下敲擊在他心頭。

    冰冷的夜風吹拂在他臉上,頭發被風吹得凌亂不已,幾縷碎發散落在蒼白的面頰上,整個人仿佛一下子蒼老了十幾歲,渾身透出一股無力的頹然與滄桑。

    他錯了,他們大懷敗了!

    他成了亡國之君!

    南懷王的眼底悲涼如霜,絕然地跪了下去,把右手放在左邊的心口上,以他們大懷的禮節表示——

    他降了!

    緊接著,他身后的南懷大臣與那些禁衛軍也都跪了下去,匍匐在地。

    看著這些矮了一截的南懷人,封炎身后的小將們一個個臉上都喜形于色,但也并沒有因為敵方的投降有任何懈怠,訓練有素地令麾下士兵將這些投降的南懷人包圍了起來。

    大局已定!

    所有的大盛將士皆是熱血沸騰,目露異彩。

    南懷,是他們大盛百年來的強敵,一次次犯境,這么多年來,不知道殺了他們大盛邊境多少將士,多少百姓,令得多少人流離失所。

    至今,黔州和滇州的許多城池都是千瘡百孔,百廢待興,恐怕接下來還需要數年來休養生息。

    現在,南懷王跪在了他們面前,南懷投降了!

    這次的勝利將為大盛去除南邊的隱患,將為大盛換來南境許多年的太平與安穩。

    這個夜對于南懷人而言,尤為漫長,尤為殘酷;對于大盛軍而言,卻意味著勝利與希望。

    不知何時,天蒙蒙亮了,黎明的第一絲曙光照亮了東邊的天空。

    旭日緩緩地升起,在城墻上、房屋上、街道上灑下一片柔和的光芒,也給下方的封炎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光暈……

    封炎摩挲著佩戴在腰側的血狐貍小印,一夜未眠,鳳眸卻依舊璀璨如星辰。

    他仰首望向了北邊的天空,心道:馬上要過年了,蓁蓁想來很忙吧。

    臨近過年,端木緋確實很忙,忙著給封炎做新衣,忙著給岑隱畫紙鳶,忙著湊熱鬧……府里最忙的人自然還是端木憲,為了能過個好年,他每天早出晚歸,隔三差五地就歇在宮里。

    其他官員也是忙得恨不得把一個人當成兩個人用。

    回顧這一年,大盛發生的事太多太多了,對于大盛的官員們來說,異常漫長,總算熬到過年可以休息了,朝堂上下包括端木憲都松了一口氣,這一年總算“平平安安”地過去了。


     ------>>(第1/3頁)(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)

本章手機版網址:https://m.hkshu.com/xs91511_24411528.html
Back to Top
3d4码组六最大遗漏